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 会员服务 >> 学术服务学术服务

江上第一名山——春申旧封,君山雄胜

发表日期:2011-02-17     发表人:黄氏     浏览量:3377

                    
黄树生博士(无锡市教育研究中心)


    在古代中国,有许多神人治水的民间传说,善良的老百姓无从考证,也就将信将疑,姑妄听之传之。然而,在长江下游流域的东吴平原,春申君理水的故事却是载入史册、言之确确的不争事实。
    春申君(公元前262年~238年),名黄歇,楚令尹,与齐国孟尝君、赵国平原君、魏国信陵君并称为“战国四君子”,显赫一时。按西汉历史学家司马迁的说法,歇公以游学博闻、善于辩智和治国雄略著称,深受楚王赏识。楚考烈王十五年(248年),封于江东郡,经营十余载,以“故吴墟”(无锡城中崇安寺白水荡一带)为邑,重修城郭,兴修水利,溉田排涝,发展农桑,开辟交通,繁荣“吴市”。
    春申君黄歇是史上治理和开发古芙蓉湖的先驱者,或说第一人。他“治无锡湖,立无锡塘”水利千秋,名垂青史。在江尾海头的江阴,他开申浦河,凿黄田港,筑圩修堤,疏浚入江水道。如今江阴城乡的许多地名,慕其英名而纪念。
    早在小学里,我就在残缺发黄的线装本《梁溪黄氏宗谱》上瞻仰过“黄氏始祖春申君歇公绣像”,在父亲肃然神圣的启蒙下,似懂非懂地阅读过先祖的丰功伟绩。大学毕业后,在无锡各地乡镇实地考察过前辈在江东留下的很多创业遗迹,可心中始终有一大遗憾——未曾有机会亲自祭拜黄氏始祖。
    终于,我在2008年暑假里偷得半日闲暇,与一位名叫“冯羽”的江阴网友相约,专访君山,拜谒先祖。我俩约定7月30日下午,在市府前的“文明广场”第一次见面。我们仿效京剧《智取威虎山》的情节,还准备了一套搞笑发噱的接头暗号:
    ——问:“土著导游”
    ——答:“行者说文”。


    就这样,我喜滋滋迎着阿里山飞来的“凤凰”(台风),兴冲冲赶往江上美丽的芙蓉古城——江阴。在美女的陪伴下,我激奋地融入了江南绵绵细雨的柔情,感受夏花之绚烂的滋润和芳馨。
    君山突兀平野,俯临大江,旧名“瞰江山”,因追忆春申君治水功勋而易名。山虽不大,但名声很大;虽不高,却为江阴主山。其势脉从肖山、黄山蜿蜒沂流而西,如群蛇怒逐,屏蔽着锦绣江南的楼宇沃野,自然形成“枕山负水”、“水环峦拱”的天堑之势。《江阴县志》称君山“隆起平畴,横枕大江,邑中诸峰,四面环拱。北眺淮扬,南挹姑苏,东望海虞,西眄京口,为一方之大观,列郡之雄胜。”君山上,古迹星罗,林茂风清,儒、释、道并存,文人雅士多有诗篇吟咏,俨然是一座具有浓厚宗教文化氛围的江上名山。
    天下名山僧占多,话不虚传。我怀着无比虔诚的心情,首站参访君山东麓的乾明广福禅寺。古刹初建于五代吴乾贞元年(927年),巍峨的“大雄宝殿”像庄严的佛祖一样端坐在君山南坡,仰望上去特别的宏伟壮观,夏雨清洗过的黄墙黑瓦显得格外宁净。殿后金山石壁上书一个硕大的“佛”字,犹如摩崖石刻,顶天立地。或许是因为台风肆虐的缘故,那一天寺中信众了了,香火清清。
    冯羽原计划请一位法师陪同我参观“巨赞法师纪念堂”,但我并不想影响出家人功课而作罢。再说,我以前拜读过几部佛经,还在专业杂志上发表过述评佛典梵汉翻译的论文,自信对于佛教文化还是少许有点儿觉悟的,应付一个凡俗美眉还是绰绰有余的吧。
    出了禅院,我俩便去东岳庙拜谒江南黄氏始祖茔。我绘声绘色地给她讲了县志上白纸黑字记载的一则魔幻传奇,听得她忍不住张大了嘴巴,瞪圆了双眼——
    孙吴赤乌年间(238~250年),江阴人在君山上兴建东岳庙。不料在明弘治年间,东岳庙正殿前突然塌陷出一个大窟窿,深不见底。知县黄傅命令衙役举着火把,缒绳而下,探个究竟。衙役到达窟底,见一石门,推门进入一条隧道,渐行渐宽,直至墓室,见一具棺木由四条铁链悬空吊挂,棺前方石条桌上置放冥器若干。后知县亲自仗灯入窟,端详墓志铭,乃春申君黄歇之墓。于是,黄知县命令用巨石将塌陷的大窟窿填塞,并重修东岳庙,焚香设坛,祭祀先祖。清乾隆初年(1736年)江阴知县蔡澍重新再立“楚春申君黄歇之墓”石碑,以缅怀先人丰功伟绩。
    跨过“东岳行宫”山门,迎面是一座“龙飞驻跸”石牌坊,中门有“东岳圣境”题额,左右两小门分别镌刻“钟灵”和“毓秀”,如实地反映了江阴渊远的人文。史载,这座功德牌坊是因明太祖朱元璋亲自挂帅击败张士诚凯旋,带领文武群臣专程登临君山而建造的。
    拾级而上,是四棵伟岸挺拔的银杏古树,默默地见证着东岳庙1700多年的历史沧桑。正殿匾额“岱岳殿”三个金字为康熙御笔。殿的右前方有一贔屃,背驮一块碑首精刻篆体“百世流芳”的青石——“万代瞻仰”碑。我于是双手合十,敬肃跪拜这一座“楚春申君黄歇之墓”纪念碑,终于了却了我多年的夙愿。
    自始皇帝一统六国以来,历朝历代的封建帝王都要封禅泰山。东岳庙主供奉的正是道教正神——泰山神。道教为中国之本土教,历史源远流长,足具丰富的中国传统文化内涵。道长说,每逢农历三月二十八日东岳圣帝的诞辰,要在东岳大帝神案前迎接“天书”,以祈“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届时香烟燎绕,红烛照天,善男信女虔诚地在神案前祈愿拈香、奠献花果、诵经上寿,以期护佑。


    东岳庙左还有建于清光绪六年(1880年)的真武老庙,三元殿、三清殿、三茅诸宫依山而筑。
    “春申旧封”的石牌坊在君山西麓,云霄中天。山上古迹遗存颇多,有建于宋代的松风石亭、还有望江楼、翠烟厅、时雨堂、如斯亭、潮音阁、洗心亭、采真阁、江树亭诸胜。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建于南宋绍兴二十年(1150年)的“浮远堂”,取苏东坡“江远欲浮天”诗意而名之。堂上有一古典楹联,曰:“此水自当兵十万,昔人曾有客三千”,为南宋著名文学家李珏所题,将长江天堑和黄歇的典故包含在内。难怪古人称:“江阴之胜尽于君山,而君山之胜又在浮远斯堂”。
    穿过石牌坊,又入月洞门,“中国第一罗汉壁”,颇有看头。海内外游客大抵在苏州西园寺欣赏国国世界上塑造工艺高超且最完整的五百罗汉雕塑。其实印度佛经并无记载五百罗汉的兴起及其名号。只是到了南宋绍兴四年(1134年),高道素镌刻了《江阴军乾明院五百十八阿罗汉图录》,五百阿罗汉从此一一有名有姓,方约定俗成,各地寺院纷纷采用。上世纪末,江阴市佛教界用樱花红花岗岩镌刻了罗汉壁,恢复了江南佛教的昔日盛况。壁为弧形,长六十来米,高四米以上,是目前国内最大的罗汉群雕石刻。阿罗汉大小有别,错落有致,神情惟妙惟肖,栩栩如生,让人侧目。群雕前广场上,有巨石勒刻《江阴军乾明院五百罗汉尊号碑》,前后辉映,相得益彰,堪称中国佛教文化的“双璧”。


    雷在闪,风在唱,雨在下,心在飞……
    冯羽和我一样,游兴盎然,仿佛在露天亲历斯特劳斯的《电闪雷鸣波尔卡》在山野演奏,感受着来自大自然的真正的交响曲。
    这时,活泼的冯羽从罗汉壁右端的丛林间意外觅得一条小石径,曲径幽通。大概这条山路素日少有人行,路面凹凸不平,石级上野藤古蔓荫蔽,左右两面时时扑来一股清爽气息,宜人风物使人心旷神怡。
    我俩手拉着手,一步一步踩着青苔艰难地爬行,雨伞不时被山风吹打成蘑菇状。途中邂逅一座黄色琉璃瓦顶的“潮音阁”,翼然深藏在青翠欲滴的林荫中,然而非常醒目。据说君山原是江水抱山而流,自长江中的金、焦两山而下,势如飞龙而若雷鸣,若遇大风,浪花堆起千层雪,直冲潮音阁天窗,自然这里成了听潮赏景的佳绝处。
    山野中唯有风流,翠绿间浪漫飞舞。累了,我俩在阁中稍作片刻小憩,继续逆风冒雨蹬级上山,不多久君山西峰便臣服脚下了。山巅除了一座废弃的炮台遗址,惟有无言的石头在倾听着烽烟不再的天籁之音。这里,青草抚摩着山石,绿树摇舞着竹风,白浪拍击着江岸。游客至此,往往豪情勃发,有骑云御风,飞步太虚,凌霄倒泉之兴。
    自西峰折东,沿山径蜿蜒而下,临峭壁有一砖木结构的小楼面江而立。这就是名闻遐迩的望江楼,“澄江第一楼”题匾赫然在目。我推开木格花窗,滚滚东流的一江春水尽收眼底,听涛声澎湃,看鸥翔鱼跃,顿觉心旷神怡,好不惬意?
    虽则是这样一个雷雨交加的时刻,我登临这古老的望江楼,但也不妨碍想象在“春风又绿江南岸”季节里欣赏江上胜景。莺飞草长,涧水奔腾,柳丝飘拂,万木争荣,生机盎然。远眺雄丽长江,波澜壮阔,气势磅礴;近看葱岭空濛,苍翠欲滴,山花吐艳。此情此境,怎能不激发骚人墨客的酒兴和文思?
    也许,哪怕是江阴本地的年青人,已很少有人知道,君山东诸有一方广数丈的盘砣石,石下有泉。据县志描述,山泉久淹,清乾隆七年(1742年)泉复涓涓涌出,清冽而味甘,时誉为“澄江第一泉”。泉上盖亭,柱联集前贤名句“水向石边流出冷,风从花里过来香”。清邑人墨客朱黼赋诗七律,极其浪漫地描述了这一幕暨阳神瑞,诗曰:“君峰灵脉来何处,浮玉原知水底潜。忽报天浆一杓满,争夸崖蜜十分甜。神仙窟穴空翻动,裙屐风流自不嫌。四十年间湮没尽,何从石隙辨贪廉?”从此,“盘石流泉”成为“澄江八景”之一。


    冯羽按照我预先规划好的旅游思绪,领着我一路在君山林石间转来转去,一路如醉如迷地听着我数点江阴郁郁的人文渊薮,欣赏着雨中山色那别样的风光。
    人在风雨中行,画在心田上绘。幸哉!此迹不虚行,聊以慰心。
    不知咋的,我突然想起《徐霞客游记》,蓦地恍然大悟:无怪乎当年徐氏登君山观长江之激流后,产生了溯江考源的设想,而走上旅游之征途。
    临别时分,冯羽依依不舍,赧然一笑:“半天下来,我简直迷糊了:你大概本来就是江阴人吧,或者祖籍江阴?在你面前,我倒过来开始怀疑自己的籍贯身份了。”
    “江阴嘛,是我的梦里故乡呀!君山——江上第一名山,浸润在中国古典文化的海洋之中,而我——”我故作深沉,若有所思地顿了一下,然后不无骄傲地说,“非常爱好海泳!”
    是啊!春申君之功绩,后人享福;春申君之传奇,世人传扬。境迁人移,春申君黄歇的一世功业,毕竟在历史的烟云中已化作一缕尘埃,随风飞扬,吹散了。可是,我真的好羡慕!羡慕先祖春申君曾驻跸东吴、开发江南,更羡慕江阴人随时可以领略到家门口如此多娇的江上风光!

                                                                           二○○八年八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