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 工作动态 >> 国内国内

抗战老兵川军黄开仁:冒死逃离日军集中营

发表日期:2018-10-12     发表人:fuqin     浏览量:116

          黄开仁,96岁,四川蒲江人,曾是川军第36集团军机要室译电员,上尉军衔。跟随著名抗日英烈、第三十六集团军总司令李家钰开赴山西、河南等地,参与中条山战役、洛阳会战等。见证李家钰与朱德互赠电码本。抗战中,目睹李家钰被日军偷袭身亡,后从日军集中营中逃出。2015年9月3日,受邀前往北京参加“9.3”大阅兵。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被日军俘虏了。是一段让黄开仁难以启齿的经历。在被俘虏的5个多月里,他们被带到了河南一处叫“山西会馆”的集中营里,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装卸货物、挖建工事、待在集中营。

这段时间,他们不知道外面发生着什么,每天最关注的就是自己是否能活到第二天。不甘被俘的黄开仁,与战友花了数月谋划了一场“逃跑”计划,最终在日军眼皮子底下死里逃生。

     “那5个月,想起来都很惨。”回忆当时场景,黄开仁心有余悸。当时,在河南会兴镇有一个叫山西会馆地方,被日军改成战俘集中营,里面共有100多个俘虏,大家被编成苦力队,每天都要安排去做苦力。

     由于条件有限,环境恶劣,所有战俘的生活都十分艰苦。“白天要在陇海铁路上装卸货物,晚上要去挖建工事,每天的饮食只有一个粗面馒头和一杯水。”黄开仁说,更残酷的是,一旦有战俘病倒,也没药医治,重病者只能躺在地上发出呻吟,直到死去后人被抬走。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黄开仁深知,继续下去只有死命一条。于是,一场“越狱”计划由此而生。“但为了防止战俘逃跑,鬼子在集中营外围早就架起了一圈圈通电的铁丝网,这是阻碍逃跑的第一道阻碍。”他说,为了熟悉地形,他和战友利用苦力时间观察地形,终于找到一处最佳的越狱地点——一处刚砌上不久的矮墙。之后,他们还观察出日军看守换班的习惯,以此来确定逃跑时间。

     “我发现,每天中午是日军看守最松散的时候,很多日军都会在那个时候去睡个午觉。”黄开仁说,他们选择了在这个时间段逃跑。

      但出去了怎么办?没有老百姓的衣服?没有良民证?一眼就会被日军发现并抓回。为此,黄开仁与同伴康连峰,利用外出运东西、寻物资的时间,偷偷搜集到两套普通百姓的衣服,还模仿良民证样貌,用布条制作出两张假证。

     万事俱备,只剩等待时机。于是,在5个多月后的一天中午,黄开仁和康连峰鼓起勇气开始这场越狱计划。“在其他川军帮助下,我最先爬上了墙,跳到了苞谷地里,康连峰等了好一会才出来。”他说,当天也是运气好,本来康连峰要花时间去弄铁丝门锁的,但伪军在运送伤病员遗体出去时,门没及时关上,“我们这才顺利跑了出来”。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当天晚上想找一户人家借宿的,但大家都害怕日军查到会被杀头,都不愿意收留我们。最后是一位老太婆把我们两个留在家里住了一晚。”黄开仁说,第二天走的时候,老太婆还把草帽送给他们,拿了两个馒头给他们作干粮,“特别感谢她,我到现在都记得。”

     后来,两人一路从河南辗转回到四川。此前,他到达第36集团军的一个办事处,与当时的长官李宗昉取得了联系。“他问我是归部队,还是回家,我说要回家。”于是,黄开仁便回了成都。

     “抗战胜利的那一年我正在成都的家里,特地放了鞭炮庆祝。”他说,虽然没能亲眼见证抗战胜利,但消息传来时,全城欢庆的场景,到现在都还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