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 专家论坛 >> 专家论坛专家论坛

黄姓孝道文化

发表日期:2014-10-14     发表人:fanxiuhua     浏览量:1575




    黄姓家族有着自己的姓氏文化,其中最具代表的一点就是黄姓子孙恪守“孝”道,在中国历史上成为传统“孝”道的典范而名垂千古。
  俗话说:“百行之道,以孝为先”。作为万世师表的那位大成至圣孔圣人更有“孝悌也者,其为人之本与”的至理明言。可见,“孝”是中国文化最深层最根本的基础,而历史上的黄姓,正是中国传统“孝”道的典范和代表。
  中国文化最讲孝道,所以历代正史都设有“忠孝列传”,还有多种《孝子传》,对孝子大加表彰,对孝道极力宏扬。更有所谓“二十四孝”,被尊为中国传统孝道的代表,而“二十四孝”中,黄姓就占有两名,即黄香和黄庭坚。
  我们谈黄姓的孝道,当然应首推黄香。黄香是当今天下黄姓共认的江夏黄氏大始祖,而他就是一个以“孝”著名的大孝子。传说黄香自幼就知道孝敬父母。当他才9岁时,慈母去世,他伤心欲绝,终日哀啼哭泣,以至身心憔悴、凄楚感人。母亲去世后,他对父亲更是极尽孝心。每当夏日炎热之时,则扇父亲之帷帐,使枕席清凉;驱除蚊虫,好让亲人安寝;到严寒的冬天,又以身温暖其父之衾裯枕席,好让亲人睡得暖热。他的孝敬父母的动人事迹,后来传闻遐迩。当时太守听说此事后,对黄香大加称赞,并召他为门下孝子。后来黄香更发愤读书,为父母争光,终于官拜左丞、尚书令等显赫职位,使家门荣耀一时。时人誉为“江夏黄童,忠孝两全,天下无双”。所以,黄香被后人尊为中国传统孝道的代表,在《二十四孝》中,“黄香扇枕”,即列为一孝,而在近千年来用作中国人启蒙课本的《三字经》中,更以黄香为中国孝子的第一代表,故有“香九龄,能温席,孝于亲,所当执”之语。可见,黄姓的孝道,在老一代中国人中,的确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
  黄香之后,黄氏子孙多能继承孝的传统,将孝道发扬光大,因此,历代黄姓祖先中,又孕育出许许多多的大孝子。如晋朝时,在今广东东莞县出了一个孝子叫黄舒。传说黄舒家贫,靠自己的发愤工作来侍养双亲,父母去世之前,尽力满足他们的要求。凡父母心里想要的东西,就是远在千里也要找来。父母死后,他结庐墓上,坚持为亲人守护墓园。虽旷野无人,猛兽出没,他也不避不离。在今天看来,这种为死去的亲人守墓的做法未免过分,但在当时却是至孝的表现。黄舒的事迹后来受到官府的旌表赞扬,后人又为他建立祠庙,把黄孝子作为神来敬祭,这就是在广东东莞县的“黄孝子特祠”。千余年后明代有位伟大的剧作家汤显祖还为他写了一篇《东莞县晋黄孝子特祠碑》。
  迄至唐代,黄氏孝子众多,见于《新唐书·孝友列传》的就有资阳人黄升、贵溪人黄舟、邵武人黄恒、泉山人黄嘉猷、歙县人黄芮等人。其中,最著名的孝子当推今安徽歙县潭度黄氏的始祖黄芮。传说黄芮天性至纯,侍奉父母极为孝敬,是远近闻名的大孝子。后因继母抱疾甚危,各种医药都不奏效,而当时医学著作《本草拾遗》中说人肉可以治病,黄芮就割下自己的一块股肉作羹,继母吃了果然病愈。父亲去世后,黄芮又号泣哀鸣,昼夜不绝,后终身为父守墓。当时一位姓卢的刺史将此事上报朝廷,朝廷于是在贞元十九年(公元803年)给黄芮旌表门闾,列名国史。
  到宋代,又出了黄庭坚,将黄姓宗族的孝发扬到至善。史称黄庭坚天性笃孝,母病逾年,他坚持昼夜探视。虽官至太史,黄庭坚却坚持每日亲手为患病的母亲洗涤便溺器物,从无间断。母亲过世后,他又结庐墓下,为母守孝,因哀毁过度,以至大病了一场。黄庭坚虽是名显一时的大文人和高官,却能有如此深笃的孝心,实为难得。正因为如此,后人也尊他为中国传统孝道的代表,在元人郭居敬的《二十四孝》中,便将他列名“二十四孝”之一。宋代黄姓中的著名孝子,还有资州人黄德舆,名见《宋史·孝义传》,又有资兴人黄观象,也因孝被朝廷诏赐栗帛蠲免徭役。
  历史上的黄氏孝子孝孙,见于史传、方志、家谱等文献记载者还有很多,不胜枚举。正如明人顾清所说:黄氏“盖纯孝一脉累世相承,所以根于心而发之事者,固有自来也”。历史上黄姓之所以忠孝辈出,乃因黄氏宗族把孝当作黄姓的传家之宝,非常重视对族人的孝道教育和培养,代代相承不绝。
  早在东汉时期,始祖黄香之子黄琼,便首定“孝悌”为黄氏家教,此后黄氏族人无不继承这一优良传统。在各种黄氏家乘、族谱中,都极为突出“孝”的地位,将孝列为族规家范的最重要内容。如陡亹黄氏谱有《族训》十四条,其中“敦孝友”一条,内容最多篇幅最长,是其他各条的数倍,对孝的意义、作用、形式、内容,均作了详细论说。此条开首即说“父母恩同天地,是报不尽的”,又说“孝贵及时”,即在父母在世时应竭力孝敬奉养:又孝顺贵在真心,即要有孝心。粤西武缘黄氏谱在《家训》中也强调“孝为百行之源”。“父母生儿,养育教诲,竭尽精力,人子难报万一,若能和于同气以慰其心,则孝即在是矣。”湖南《黄氏四修族谱》在《家训》中首列“敬祖先”、次列“孝父母”。《中湘黄氏族谱》则列“孝父母”于“忠君上”之下。可见其对孝敬之道的高度重视。甚至到1989年湖南所修的《渠阳黄氏世谱》和1991年广东潮州所修《黄氏族谱》中,也都分别将“孝父母”和“敦孝友”列为黄氏各条家训之首,居最重要地位。渠阳谱说:“为人子者,当内尽其心,外竭其力,供养适宜,温饱安乐,事亲顺意,方足以报恩于万一。”潮州黄氏谱更明确指出:孝悌是黄姓的优良传统,“愿吾宗以前的孝梯为楷模,使吾族优良传统(孝道)更加发扬光大。”
  在我们谈论黄姓的孝时,不能不提到历史上黄氏祖先中精英们对孝道的精辟论述“孝”作为中国文化最基本的范畴,有其固定的内容。孝有两个层次,正如中湘黄氏族谱《家训》中所说,第一个层次的孝,就是尽自己的能力奉养父母,而孝的升华就是要立身行道,为父母祖先争光。慈谿黄氏的杰出代表黄震在《东莱博义》中对此有更精确的论述,他说:“始于事亲是谓之孝,而推之为百行,是孝也者,其体源造化流行之粹,其用达于天下国家之仁,本末一贯,皆此物也”。这就不仅讲了孝的两个层次,而且也强调了孝是人类其他行为的根本。
  原始的孔孟孝道中有许多保守的因素。孔子在那本中国人奉为经典的《论语》“里仁”篇中就曾说过:为人之子,“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这种孝道观念便带有浓厚的保守色彩,正是这种安土重迁的观念阻碍了中国文化的向外开拓、进取。但黄姓宗族却积极鼓励子女向外发展,因而有唐黄守恭公遣五子赴“五安”开拓的壮举。余姚黄氏的优秀代表黄宗羲在其《孟子师说》一文中曾有革命性的独到见解。他说:怎样守住孝道昵?“守,如城守之守。父母生我,将此降表之理,完全付我”,如当敌人入侵,攻占城池,大肆屠杀,便须血战孤城,待得夕死,交割还与父母,始谓之全归,不待身体肤发,受之父母而矣。1991年的潮州《黄氏宗谱》更有深刻的见解,谱中说:“孝就是孝顺父母,尊敬长辈和老人”,但不止如此,更要“为民族尽大孝,不做误国害民的事”,这可以说是一种新时代的“孝道”观了,愿海内外黄氏宗族,世世代代都能继承“孝”的优良家族传统,并将它不断地发扬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