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 会员企业 >> 商界精英商界精英

德行天下,大道无疆

发表日期:2013-08-02     发表人:fuqin     浏览量:2636





<人物档案>

黄增德,男,河南省淮阳县人,淮阳县丰瑞兴液化气有限公司董事长,河南省特种设备协会理事、周口市燃气协会副会长、政协淮阳县委常委、淮阳县工商联副主席、周口市 “劳动模范”,河南省黄氏文化研究会理事、周口市黄氏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淮阳县黄氏文化研究会会长。

德行天下,大道无疆

——记河南省淮阳县丰瑞兴液化气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增德


                                                                 本刊记者/黄伯益

    一脚踏入淮阳,我就被这座历史悠久的豫东小城所深深吸引。6月的太阳艳而不烈,初夏的和风温而不燥。绕城十里的万亩城湖,遍植绿荷莆苇,荷叶田田如碧洗,湖苇摇曳暗生香,白荷高洁,红荷热烈,迎迓着我这位不速之客。

    地处河南省周口市腹心地区的淮阳,历史悠久,是华夏文明的发源地之一。早在6500多年前,中华人文始祖太昊伏羲氏在这里建都。在6000多年历史长河中,淮阳5次建都,4次封国,历史积淀深厚。孔子曾3次来陈,在这里著书讲学,为他的儒家学说的形成奠定了思想基础;《诗经》载有《陈风》10首;曹植、李白、李商隐、张九龄、苏轼、苏辙等文坛巨匠在这里都留下了歌咏淮阳的不朽佳篇。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十年。于今的淮阳,更是驰入经济发展的快车道。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河南省淮阳县丰瑞兴液化气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增德就是当代淮阳人的杰出代表之一。

榜上无名,脚下有路

    1964年,黄增德出生于淮阳县葛店乡黄庄村的一户普通农民家庭。高中毕业后,榜上无名的黄增德返乡务农。当时正赶上“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作为一家之主的爷爷,是个非常有经济头脑的新式农民。分配到土地后,爷爷并没有像其他土里刨食的老式庄稼人一样种些小麦、水稻之类的粮食作物,而是利用自己的一技之长,大面种种植西瓜。爷爷说,西瓜成熟早,瓜罢园清后,可以接着种芝麻;生活,就得算计着过,一年种两季,人闲地不闲,才能有个好收成。爷爷的话,无疑如一把钥匙,一下子打开了黄增德内心的纠结,自己虽然高考失利,但,人生总会有一条适合自己的路在等着自己去闯。榜上无名,脚下有路,只要处处留心,机会,总会有的。

    当年的西瓜大丰收。乡镇的销量小,黄增德就用板车将西瓜拉到30多华里外的淮阳县城去卖,一车瓜卖完,能进账20多块钱,在八十年代初,也算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了。这件事,让他悟出一个道理:同样的种田,改变一下思路,就会有新的收获。

    芝麻成熟后,爷爷并没急着将芝麻买掉,而是想办法榨成芝麻香油,虽然麻烦点,可利润又翻番了。走村串乡去卖油的差事,自然又落到黄增德身上。当时的农民还不富裕,拿不出现钱来买油,就用自家的芝麻来换,换回来的芝麻又被榨成芝麻香油,如此往复,利润一点点积累,他们一家的年收入就高出别家许多,当年就在村里脱颖而出。积少成多,积塔成山,这是他悟出的又一生财金律。

    榨油的副产品芝麻饼,是上好的绿色肥料。上了这种肥料的田地,种出的西瓜和芝麻的品质与施了化肥的田地不可同日而语。因为质量过硬,第二年,黄增德就把自家的芝麻香油卖到了淮县政府的机关食堂。他之所以总爱往县城跑,就是想在城里发现属于自己的机会。

    慢慢的,黄增德便和县政府机关食堂的工作人员都混熟了,他也成了政府大院的常客。在政府大院里,他发现有一辆汽罐车经常趴在那里不动窝,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车是县能源办公室的。由于石油液化气当时淮阳还没普及,12元一瓶都没人要,拉回一车气,一年半载都销不完,办公室的人也就听之任之。得知这一情况后,黄增德的心里一下子敞亮了——这难道就是他苦苦寻求的机遇?

    黄增德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当时就拧了两瓶芝麻香油,敲开了县能源办公室杜主任的门,他开门见山地对杜主任说:“你们的气罐车闲着也是闲着,我现在除了买点香油也是闲着,不如我们合作,要是我能联系到买家和卖家,你给我报销个路费,要是联系不成,所有的花销我自己掏,中不?”杜主任一听,这是个只赚不赔的买卖,便满口答应。

    家里人都支持他出去闯一闯、搏一搏。黄增德怀揣着两年来攒下的200元“私房”和一本全国地图册上路了。当时是漫无目的的走,出淮阳,下项城,过界首,经阜阳,到蚌埠,一圈跑下来,都没有市场,身上的钱也花光了,他只好打道回府。第一次出征,就这样黯然而归。

    可是黄增德并不死心。一个偶尔的机会,他从《深圳特区报》上看到了温州这个名字,心里便一暖,冥冥中感到,那个遥远的南方城市会给他带来命运的转机。于是,他又一次上路了。一路向南,直到进入浙江金华,他发现那里的石油液化气买到30元一瓶,且越往南买得越贵,到了温州一罐气零售可以买到60元。他联系到一家气站,按每罐46元给他们配货。这趟跑得值。

    有买家了,下一步就是寻找气源,黄增德把目光盯上了位于河南濮阳的中原油田。当他找到中原油田时,人家根本不理他。就在他准备失望而返时,他突然想起了一个人,确切地说,一个相交并不太久的朋友——河南省消防支队防火处的张学义。

    之所以相信张子义会帮他,是因为他们之间还有一段不得不说的友情。在黄增德的老家,村人都有习武传统,高中毕业后的黄增德也不例外,除了跟村人学了几套洪拳外,还远赴温县陈家沟去练习太极拳。正是在陈家沟,他和年龄相近的张学义情义相投,并结为异性兄弟。后来,师弟应征入伍成了洛阳消防支队的一名消防兵,经过他在部队的努力学习,刻苦训练和黄增德的帮助,最终考上军校。

    与人玫瑰,手有余香。张学义果然不忘旧情,让濮阳消防支队的领导陪黄增德二进中原油田,结果弄到了他朝思暮想的计划批条。当黄增德把他这个好消息告诉县能源办的杜主任后,杜主任拍着他的肩膀说:“小黄,好样的!”

李子花,接电话

    在黄增德的多方奔走下,能源办的车动了起来,经营收入不断增加。一条“北气南调”的路,也让黄增德越走越宽。这样的经营人才,能源办岂能错过。1984年9月,在杜主任的亲自协调下,劳动局给了黄增德一个用工指标。不久,黄增德又被能源办任命为淮阳县液化气公司经理。华丽转身,从农家的卖油郎成长为国营公司经理,黄增德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

    由于黄增德为人实在,人缘好,在事业成功的同时,也收获了爱情。1985年底,一位主管领导还主动托人将自己的侄女介绍给黄增德。姑娘叫李子花,是县机械厂的职工,为人十分贤惠。两人经过一年多的交往,于1987年喜结连理。当时,两个人的工资都不高,1990年,大儿子亚杰出生后,妻子李子花所在的县机械厂已处于半停业状态,家里的开销就更紧张了。正当黄增德为一家人的生活而无计可施时,党中央的一项新政策给他带来了希望,企事业机关的员工可以停薪留职,下海经商办实体。1993年5月,黄增德经过与家人商量,毅然向单位递交了停薪留职的申请,走上了一条充满艰辛的自主创业之路。

    黄增德最大的理想就是创建自己的液化气站,前期投资近百万。可当时他们的境况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一贫如洗。妻子半下岗,他一月的工资才86元,要想凑足这笔钱势比登天。大的项目干不了,就从小处着手。他们家对门就是县土产公司的门市部,主要经营盘子、碗,还有海带等产品。他看到了商机,这个投入不太大,就打算从土产做起。为了进海带,他跑到连云港,结果那里的海带都是湿的,拉回淮阳肯定赚不钱。他又四处打听哪里有干海带,别人告诉他,烟台有。他又匆匆赶到烟台,结果满海滩都是优质的干海带,批发价每斤才8毛钱,拉到淮阳每斤可以卖到2元钱。他给老板丢下500元定金,便赶回老家找车来拉。

    在返回市里的途中,在一路口遇到一个卖苹果的老头,那苹果个大、光鲜、汁多、味甜,一问价才5毛钱一斤,他本只想买点在车上吃,但一想到淮阳的苹果每斤至少卖到一块五,要是顺便拉些水果回去,不是又一笔不小的收吗?于是他又问老人,有没有比这还便宜的苹果,老人给他指了个地方,离几十公里有个叫夼村的地方,那里的苹果丰收了,正急着卖不出,肯定便宜。黄增德到夼村一看,那是个三面环山的小山村,到处都是苹果,于是,他直接找到村支书家,说是让村支书帮他代收些苹果,每斤给支书5分钱的劳务费。村支书当即答应。一级苹果每斤3毛钱,二级苹果每斤2毛钱,三级苹果每斤才1毛钱,另外,又收了几万斤又红又大的山楂。他把水果拉回淮阳,淮阳人从没品尝过这样又大又甜的苹果,当即被县里的水贩子按每斤1块3毛钱的价格抢购一空。水果批发完后,他又连夜租车跑到烟台……短短的几个月下来,就赚了好几万块。

    那时的交通我通讯都不畅,正是因为信息的不对称,才给了他这个有心人白手起家的机会。有时,为了和家里沟通,打个电话确实费劲。那时只有手摇式的话机,先要接通总机,总机再从山东一层一层地转到河南淮阳县机械厂,每当有黄增德的电话打来,门卫大爷就会扯着嗓子在大院里喊:“李子花……接电话……”这让人不由得想起了某电影里的那个经典细节。

    别人看他卖水果赚得快,好多人也加入进来,看他卖什么别人也卖什么。有了竞争,利润直线下降,怎么办?只有要降低成本上做文章。进货价是固定的,只能从车费上想办法,租车来回一趟得3500元,如果不专门从河南租车,而在当地找过路车,运费肯定能降低很多。此后进货,他就只身坐车前往烟台,收好水果后,他天不亮就骑上房东的自行车,去烟台市内的转运站找有没有回河南的空车,结果还真有,谈妥运费为1000块钱。一趟下来,他比别人少付出2500元,他把水果的价钱又压了下来。那些人没有价格上的优势了,不久便纷纷做不下去了。于是,他又把水果生意做成一家独大。

    水果生意是季节性很强的活,闲时,黄增德也是处处留心。记得那年大旱,该到种红薯的季节了,淮阳却找不到红薯秧。他觉得这也是个商机,但四处打听哪有卖红薯秧的,结果他找到了安徽的界首,那里红薯秧遍地。他便找到当地的村干部预定了一大批红薯秧,说是等到下雨就来拉。等到老家下雨时,他带车连夜赶到安徽,每斤5毛收来的红薯秧,以每斤1块5毛的价格全部销售出去。

德行天下,大道无疆

    积水成渊,积沙成塔。经过一年多的闯荡,黄增德手里有了一些积累,心中的那个梦又复苏了。1993年,他以1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一家公司的二手汽罐红岩车,重新踏上了从河南濮阳的中原油田到浙江温州的“北气南调”路,与以前不同的是,这次他拉的是自己的事业和梦想。当时跑长途是很辛苦的,从濮阳到温州,一个来回得一周,不过,每一趟下来,可盈利近万元,黄增德说,那些苦与累,值。

    拥有了自己的汽罐车,只是向他的梦想迈近了一步,即使是在跑长途的过程中,他也一直留心着意外降临的商机。有一次到洛阳拉货期间,他发现路边一废旧车厂内,孤零零地躺着一只旧汽罐,他便找到厂方负责人,以极低的价格将那只汽罐收购拉回淮阳——他要自制简易加汽站。那时建这种加汽站并没有严格的标准,所以给了他一试身手的机会。加装管道、阀门手,一个简易的加汽站就可以投入使用了,总成本下来才1.5万元。别人听说他会装汽站后,主动找上门来要求黄增德给他们也装一个,黄增德便以5万元的价格将第一个简易汽站给买了。此后,每当有机会收到二手汽罐,他都拉回来自己组装,每次刚刚装好,都被闻风而来的同行给买走了。直到1997年,他才真正建成了自己的液化汽站——淮阳宏图充汽站。

    当时,淮阳的液化石油气充气站共有九家之多,建站条件不一,服务水平不一,供汽价格不一,是种诸侯混战的混乱局面。黄增德入行晚,这种混战给公司经营带来许多不便。大家都在降价销售,恶性竞争,结果弄得几败俱伤,这样的情境是黄增德所不愿看到的,他要另辟蹊径,规范经营。

    首先是扩大宣传,广播、电视及墙体广告一起上:“使用宏图液化气,保你餐餐都满意。”其次是成立自己的销售队伍,为每位送汽员配备三轮摩托车,及时为客户免费送货上门。最后是保证质量,让利于客户,公司进来的每罐汽都经过严格地检验,质量不过关的坚决不要,充汽不仅不短斤缺量,还悄悄给每罐多充一点,从他这购买的液化汽,要比别人多烧个四五天。有比较才有鉴别,慢慢地,客户都跑到宏图充汽站来购汽。不久,黄增德的销量占到全县的50%。

    俗话说,分久必合。只用了3年时间,整个淮阳的液化汽市场进行了重新洗牌,其中有6家在竞争中惨遭淘汰,关门不干了。剩下的几家的液化气站老板也被黄增德的人格所折服,主动找上门来,提出要与黄增德合作,再也不能这样混乱下去了,对大家都不好。于是大家达成共识,成立淮阳县丰瑞兴液化气公司,并一致推举黄增德为公司董事长。

    淮阳县丰瑞兴液化气公司在黄增德的领导下,经过近10年的经营发展,如今公司 下属9个分公司,遍部淮阳县各乡镇,现有干部职工270余人,固定资产2700多万 元,年销售液化石油气5000多吨,上交税收20多万元。

    液化石油气,属易燃易爆的危险化学品,在满足市场需求的同时,特别是在安全 生产上,黄增德一直严肃认真,一丝不苟,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十几年来在黄增 德的领导和严格要求下下,公司下属的9个分公司,无任何事故发生,为燃气行 业的安全生产做出了很大贡献,为此,他们还多次获得省、市、县的各种奖励。 黄增德本人也获得了许多荣誉:河南省特种设备协会理事、周口市燃气协会副会 长、政协淮阳县委常委、淮阳县工商联副主席,河南省黄氏文化研究会理事、周 口市黄氏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淮阳县黄氏文化研究会会长,同时,他还被周口市 政府授予“劳动模范”、淮阳县政府授予“安全生产先进工作者”、淮阳县政协 授予“优秀政协委员”等光荣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