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 黄氏典故 >> 黄氏典故黄氏典故

黄崇嘏——五代时期唯一的女扮男装的女进士

发表日期:2013-04-12     发表人:fuqin     浏览量:2076

搜集整理:高义奎(火井)

主编:符礼建、李奇

  
  【按语】本文的正文中说“黄崇嘏更是不负知己期望,在前蜀国的春闱大比中,一举夺魁,前蜀皇帝王建亲赐镌有“大蜀天朝金榜状元黄崇嘏”印文的玉印,以资表彰。”标题却是《黄崇嘏——五代时期唯一的女扮男装的女进士》,鄙以为标题中的“女进士”应该是“女状元”才对。不能因为“前蜀皇帝王建”的朝廷是偏安的小朝廷,其“状元”就只能当作“进士”了,那么,现在成都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前蜀皇帝王建’墓”(永陵)又该叫什么呢?

                                           ——本文摘录者高义奎

  从隋唐至晚清,中国的科举制度延续了1000多年。在这悠悠历史长河中,历届金榜题名、独占鳌头的状元郎,有如灿烂群星。但在封建社会中,只有男子才有参加科举考试的资格,因而说起状元,那是男人的荣耀,似乎与女子无关。无奇不成书,成都就出了一名女状元,她就是黄崇嘏。广为人知的传统戏剧《女状元》,就是根据她的事迹改编的。
  黄崇嘏是五代前蜀时期蜀郡临邛(今成都市邛崃)人,她的父亲黄敏曾做过唐朝的侍郎,人称“黄侍郎”。唐王朝为朱温所灭,黄敏避乱归隐于临邛孤石山,耕田课子,清贫度日。其女黄崇嘏聪明好学,在父亲的倾心教育下,才识精进,年方二八,就深通经史,而且雅善音律,精妙书画,擅长弈棋,吟诗作赋,更是脱口而出。她外表文静儒雅,而性格烂漫,自小不爱女装爱男装。长成后,更是羽扇纶经,常常游历于名山胜水之间,在当地文人雅士中名声甚高。人们都称她“黄公子”,竟不知其为女儿身。888年,王建为永平军节度使(治邛州),王建以大谋士周庠知邛州事。黄崇嘏因才高遭嫉被恶人设计诬陷以至下狱。她义愤填膺,在狱中赋诗一首:
  偶辞幽隐住临邛,行止坚贞比涧松;
  何事政清如水静,绊他野鹤向深笼。
  狱吏将此诗报呈周庠。周庠读后,深为感动,立命召见,一番询问,方知黄为乡贡士。又见其相貌英俊,举止文雅,应对详敏,遂生爱才之心,于是下令放归。几天后,黄崇嘏又做长诗呈现,字里行间,诗情洋溢。周庠嘉其才,乃召于学院与诸学子同游,不久便推荐她任邛州司户参军。
  黄崇嘏在任司户参军时,不但为官清正廉洁,处事也明敏有才,干练自如,史称其“胥吏畏服,案牍一清”。周庠为一代儒学宗师,又为国之宰辅,与黄交往日久,愈爱其德才学识,公私事务多所倚重。黄崇嘏更是不负知己期望,在前蜀国的春闱大比中,一举夺魁,前蜀皇帝王建亲赐镌有“大蜀天朝金榜状元黄崇嘏”印文的玉印,以资表彰。
  周庠十分欣赏黄崇嘏的才能和人品,想把女儿嫁给他。这一下黄崇嘏犯难了,答应是不可能的,又不好直接拒绝。于是,他写了一首《辞丞相妻女诗》,委婉地表白了自己不能答应婚事的苦衷。诗是这样写的:
  一辞拾翠碧江湄,贫守蓬茅但赋诗。
  自服蓝衫居郡掾,永抛鸾镜画娥眉。
  立身卓尔青松操,挺志铿然白璧姿。
  幕府若容为袒腹,愿天速变作男儿。
  周庠读了诗才知道黄崇嘏是男装的女子。身份暴露以后,黄崇嘏辞官回乡,从此隐居故里,不再外交,以后的事迹,杳如黄鹤,不为世人所知了。
  黄崇嘏逝世后,被葬于邛州州西的铜鼓山,山在今邛崃市火井镇银台村,高峻挺秀,天梯石栈直通云霄。黄崇嘏的墓在半山腰,如今,青冢依旧。坟前墓碑上写着“王蜀女状元黄崇嘏之墓碑”,背面刻有“东岭松青,眉山雪白,其如是清超拔俗,抱璞以守其真……”等赞誉。墓北有清同治五年建的崇嘏塔,山下有状元桥,而这座山也就被人称作崇嘏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