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 黄氏典故 >> 黄氏典故黄氏典故

黄小人传奇

发表日期:2012-12-25     发表人:huihe768     浏览量:3083

    人生在世,大多人都体会到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这都是穷富二字区分的。常言“富居深山有远亲,穷死闹市无人问”,“有钱能筹金百两,贫穷难借米升合”,“雪中送炭君子少,落井下石小人多”这些话就是世情谚语,虽然说得直白通俗,这也阐述了人情哲理。可话又说回来了,“富没有苗,穷没有根“,人不能把人看死,人头上都有颗露水珠,一泡狗屎也能发点烧。我之所以说这些多余的话,实际想解释一个道理,人穷人富,在你的命运所致。

  话说清朝中期,河南省汝宁府信阳县肖王店东南七里地有个小黄院,小黄院有户极穷的人家,户主因为穷人都看不起他,所以连个大名也没有。因他是个独生子,连个姐妹没有,人就叫他黄大。黄大为人老实本份,父母在世时,他的家景还是可过的,父亲为他娶个妻子,妻子是离他家一里多路王湾的,妻子娘家是王湾富家,她爹名叫王福,娘家兄弟叫王虎。黄大妻子王氏是个贤惠老实的女人,她孝敬公婆,和睦邻居。谁想妻子过门还不到三年,黄大的父母双双得病亡故,黄大葬罢父母,家运走了背字,一年发了三回天火。所有家产被回禄毁了个尽光,黄大的家就穷了。没有办法黄大给富家当了长工,靠着当长工的工钱和勤劳勉强可以养活妻子。王福看到女婿穷了十分看不起。绝了这门亲戚,不叫女儿上门。王氏的娘家弟弟王虎更是不认姐姐。王氏虽然想娘也不敢去看妈妈。

  这年信阳发了天旱,庄稼都干坏了,有的几近绝收,黄大的东家在八月就辞退了他,黄大家里无田无地,他又不会做小生意,夫妻两个靠挖野菜,刮榆树皮为生。到了过年时家里不但断粮,挖野菜也挖不到了。无奈向邻居借,邻居怕他们还不上也不愿借给他。黄大夫妻穷愁无奈,决计出门要饭,可要等到过了年才能出去讨饭。年三十的那天,黄大夫妇实在无法可想,黄大妻子怀孕快要落月了,王氏无奈挺着大肚子去找妈妈借点粮,她不敢走大门进娘家,怕父亲和弟弟责骂,她从后门进去见了妈妈,常言妈妈是最疼女儿的人,她妈见女儿怀这么重的身孕来求娘家,心里很是难过,可她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帮助女儿,妈妈偷偷给女儿挖了一升米和一块腊肉叫女儿从后门出去拿回家过年。

  王氏把米和肉拿回家,黄大也很高兴。夫妻俩忙把米洗净下到锅里,把腊肉煮到锅里,生上火,准备做饭过年。谁知米和肉刚烧开水,王氏的弟弟王虎一脚踢开门走了进来大骂道:“没本事的蠢货,连过年的生活都挣不来,还得从我家弄,丢王家的人!”骂了把锅里的米和肉捞了出来,气冲冲的拿走了。黄大夫妻见弟弟这么绝情,穷人无志也不敢说什么,夫妻抱头痛哭半天。可屋里东旮旯到西旮旯是什么没有,人还要活呀。夫妻俩收拾了破衣裳、破被子捆着,黄大背着破行李卷,扶着快落月的妻子离开家出门要饭。二人走到大半天到天快黑的时候走到一个村庄,王氏实在不能走了,腹中阵阵疼痛。黄大见妻子要生了,把破行里卷放下让妻子坐下忙去近处的高门楼求助,原来这地方叫陈湾,高门楼住的是这湾的族长陈仁,这陈仁年过五十,他是个很仁义的人。他积福行善,乐助好施,他见王氏要生产也很同情、着急。豫南规矩,外人是不能在别人家生孩子的,生人家家里孩子这家是不吉祥的。轻的灾祸不断,重的要断子绝孙!可事到这步,又不能不救,陈仁想了一圈子也想不出让这个要生孩子的女人到哪里去,突然他想到村头的老鸹庙有两间边屋,老鸹庙是陈姓庙产,因后来香火断绝就成了荒庙了。可这庙里经常闹鬼,有好几个要饭的住那都没有了下落,陈仁对黄大说:“老弟呀,你妻子这个样子,住家户肯定不会叫你住的,村头庙上有两间边房你可以去住,可那地方太野了,有几个要饭的住那都不见了,要是你不嫌弃就住那吧!”黄大看妻子那个样子,十分心疼,也很心焦,说:“老当家的,俺穷人命不值钱,命又贱,死了算了,省得遭罪了。我们去那住!”当下陈仁叫人从家里拿了六个白蒸馍,叫人扯了一捆稻草送黄大夫妻去了老鸹庙的边屋。夫妻到了边屋,黄大忙铺个稻草铺让妻子躺下,把陈仁给的馍叫妻子吃,夫妻俩已多日没吃到粮食了,今见了白面馍,两人吃个饱,过了半个时辰,王氏就生产了,原来生个儿子,夫妻把孩子包好,看孩子粉团团个小脸,也十分高兴,给孩子起名叫小人儿,二人偎在一起搂着孩子,躺了下来。到了半夜突然狂风大作,门不推自开,进来一个如牛大怪物,这怪物两眼象铜铃,闪着金光把屋照得十分明亮,这怪物“唿唿”出了两口粗气向二人扑来,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咬他们,黄大大吃一惊,忙抄起要饭棍向怪物打去,只听“当啷”一声那怪物倒下没影了,黄大夫妻受此一吓,也不敢看了,更不敢睡了,他们互相偎依,呵护着孩子坐在草窝里,静静地坐等天亮。原来妖怪被沾上污血的要饭棍打中了,倒地灭了。

  信阳规矩,过了年后,到第二天早晨鸡叫头遍时接年,陈仁接了年贴了门神(信阳风俗年三十只贴对联不贴门神,年初一接了年才贴门神)天还不很亮,他想到黄大夫妻可怜,叫了几个人,盛了满满两大碗饭菜,端着饭,打着灯笼向庙上走来,他们进了庙院,没听到什么动静,心想别是两个遇到意外,想到这心里很难过,怀着忐忑向边屋走来,他见边屋门大开,没一点声,想这两人肯定叫妖怪吃了,他趁着灯笼十分不安的走进边屋,见夫妻依偎着静静地坐着,怀里搂抱一个婴儿,就说:“恭喜你们,恭喜你们,二位生了宝宝!是男孩还是女孩?”黄大见有人来了,胆子也大了,忙站起来说:“谢谢老当家的,托你老的福,生个男孩。”陈仁听说他们生个男孩忙问:“起名没有?”黄大忙说:“起了。”陈仁又问:“叫啥名?”黄大说:“俺们也不认字,俺穷人叫不出得贵名字,就叫他小人儿。”陈仁听孩子叫小人儿沉吟一下:“小人者晓仁也,这名字虽然不雅,却有两种含义啊!”陈仁就着灯光见屋角地上堆着一块银光闪闪的元宝惊问黄大:“这是哪来的元宝?”黄大老实,答道:“我们也不知道这里有元宝啊!”陈仁捡起个元宝就着灯光一看,见上边有“黄小人之宝”几个字,大惊,忙又捡几个宝看,见上边都有“黄小人之宝”这几个字,再细看每个元宝都刻有“黄小人之宝”,陈仁颔首叹道:“什么都有个缘份啊!这里的妖怪原是一笔大财,在这等它主人呢!真是该谁的财谁得,不是你的你别强求,强得人家财不祥,早晚还得还给人家。这是天意,天意不可违呀!”转面对黄大说:“老弟呀,你添丁又添财呀!你的儿子来历不凡啊!这堆元宝是你儿的,他今天出生,他的财就来了!你要是看得起我,把小人儿认我当干爹吧!”

  黄大是个没人理的穷人,也没人看得起他,听说陈大当家的要认小人当干儿,想到人家恁看得起他,岂有不愿意的,当即抱着小人给陈仁磕了头认了干爹。陈仁当了干爹,这是亲戚了,更应该帮干儿了,当即吩咐随他来的家人回去腾了两间偏房,备齐生活用品,让黄大一家三口住居。

  继后陈仁用黄小人之宝帮黄大置办了田产、房屋,黄大穷了半生没人看得起,就连亲戚自家,邻里对他总是白眼相向,因久在人下,对人都要矮三寸。现有他有了田产房屋,也成了太爷辈的人了,在人难处受人杯水之恩也要记一辈子的,能有今天全是陈仁帮助,真是恩同再造。黄大是个感恩的人,夫妻俩非常感激陈仁,恨不得给陈仁大哥立长生碑,烧高香供奉。

  到了春天,黄大是出苦力惯了的种田把式,他夫妻俩都下田耕种。可陈仁帮他买的田地太多了,黄大夫妻俩种不完,陈仁又帮找来佃户佃种黄大田地。黄大是受苦人,他知道穷人可怜,对佃他田地的佃户十分优惠,租粮要的少,把他们当弟兄看待,所以很多人愿佃他的田地。仁义待人,是发财的根本,不久黄大财源滚滚而来,他发了大财,可黄大本色不改,夫妻俩依然勤劳种田。

  转眼黄大三口在陈湾住了七年。小黄院家的人都认为黄大夫妻早饿死了,也没人管他死活,王湾的亲戚,也认为黄大一家完了,他们想他们死了早省事。除了王氏的妈妈想女儿,暗下哭泣,王家没一个叹怜他们。

  黄小人长到七岁了,他面如傅粉,唇若凃朱,目如明星,小小年纪长得一表人才。很逗他干爹陈仁的喜爱。陈仁也是满腹学问,他看这个干儿久后必成器,自己亲任黄小人的老师教他读书。把小人改名晓仁。黄晓仁读书十分用功。深得陈仁喜欢。陈仁有三子一女,女儿玉凤比晓仁大一岁,三个儿子都长大了,各有事业,分门单过了,家中只有玉凤承欢膝下,玉凤伶俐乖巧,十分聪明,陈仁觉得教一个晓仁也是教,教晓仁和玉凤也是教,便叫玉凤也随晓仁读书,两姐弟师从自己的父亲、干爹读书更加努力,二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十分亲密,陈仁看在眼里喜在心头,教两个孩子更上心了。三年过去,他们读了《百家姓》、《三字经》、《上论》、《下论》、《五经》、《四书》。有时晓仁的父母亲讲他们家穷的时候艰难,讲那些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一些事,并现身说法讲自己的遭遇。这叫黄晓仁更加敬爱自己的干爹,痛恨姥爷,舅父的不仁和绝情,他是个有志气的孩子,挽个眉毛,立下志非要混个人上人不可!到他十六岁中了秀才,十七岁中了举人。陈仁看到干儿和女儿都长大了,一天他约了黄大夫妇到家里宴饮。酒席桌上,陈仁对黄大夫妻说:“兄弟,弟妹,我看晓仁和玉凤俩孩从小青梅竹马在一起长大,又在一块念书,姐弟亲密无间,我的意思将他们结为百年之好,不知你俩愿意不愿意?”黄大夫妇听恩人这么一说岂能不愿意?当即黄大说:“大哥,若不是大哥帮助我家能有今日?我俩口子早饿死了。我不认字,说不到文皱皱的话,咱两家干亲又加上婚亲,真是柏树林的栽竹子,亲(青)上加亲(青)哪!我们一百个愿意!”随即唤来黄晓仁给陈仁磕头,晓仁跪地给干爹、恩师、岳父磕了三个响头,口喊:“爹爹,孩子听从爹爹决定。”陈仁喜不自胜,忙扶起晓仁。然后老几个商定于三日后让晓仁、玉凤成亲。

  三天后黄晓仁和陈玉凤成亲,陈家和黄家喜气洋洋。陈家亲友前来贺喜送礼的不少,黄家无亲无戚,显得很冷淡,黄晓仁知道亲戚,自家不认,更激起要做个人上人志气。

  晓仁成亲的第二年,皇上又开了科选,黄晓仁志向高远,三篇文章作的字字珠玑,考中进士第二名,成为榜眼。授职江夏县知县。黄晓仁领凭出京,路径家乡,陈仁夫妇和他家的亲戚都来庆贺,黄大夫妻自不必说,欢欢喜喜过了几天。黄晓仁带着妻子玉凤上任去了。

  到了江夏县,黄晓仁清正贤明,他关心民疾,廉洁奉公,事民如父母,尤其是对贫苦百姓十分关爱,救济孤苦,实行善政,成为贤明之官。三年诠选,升为襄阳知府。而这时黄大的家业兴旺,已有家财万贯,已成当地富家。黄晓仁升知府按礼法要回来祭祖,好扬名声,显父母,为祖宗增光。陈仁是懂礼法的人,陈家虽好,总不能留黄家久居,人家要有自己的家业的,于是帮黄大置了一处别产,大兴土木,盖起了几百间楼堂房舍,又建了一座祠堂,供上黄大爷奶,父母的木主。又建了丈二高的院墙。因想到黄大出生在小黄院,当时亲、邻不齿,户族不认,把这处庄院叫做大黄院。

  黄晓仁带着妻儿回到大黄院,祭祖之后,因要弄清五世祖先名讳,家谱辈份,不得已回到小黄院。他不记旧怨给老家人每家买了三斤一块肉,一包考感麻糖,一包大八件点心。一行人马向故乡走来,前边旗锣伞扇,接着对子马,黄晓仁坐着八抬大轿,黄大和王氏也坐着青纱大轿随晓仁身后。到了小黄院把一路惊动了,以为过大官。到了小黄院人马停住了,黄晓仁跟随父母到曾祖父母,祖父母坟前,摆下三牲祭礼焚香,燃烛,化纸祭拜了祖坟,然后燃放起大鞭炮。炮声惊动了附近百姓,都来看热闹,这时才知道黄大夫妇不但没死,还在外边发了大财,儿子做了大官,羡慕的不得了,黄晓仁祭了祖,命公人在小黄院每家门鼻上挂一块肉、一包麻糖、一包点心。毕,黄晓仁和父母也没停留,带上人马走了。从此再没回过小黄院。

  王氏非常想妈妈,可她不能面见娘,只好向晓仁讲了。黄晓仁知道姥姥对妈好,恩将恩报,怨将怨报,派人把姥姥接到大黄院养老。黄晓仁的姥爷和舅舅上女婿家来认亲,黄大不让他们进门,岳父、内弟灰溜溜地走了。黄大告诉王湾的亲戚,再不准登大黄院的门。从那以后大黄院的黄家和王湾的王家再也不来往了。

  黄大一生勤劳惯了,到他七十岁还干农活,他一生勤俭,吃饭碗里不留剩饭,从不浪费、抛洒粮食,到他死前,为黄家后人立下家规,第一:积德行善,忠厚传家,诗礼修身;第二:善待穷人,救助老年孤弱,不准欺负穷人,不准怠慢穷亲友;第三,不准与王湾人来往;第四,不能忘本,不能忘恩负义,世代与陈家交好。

  在黄大晚年,由于他仁义待人,在信阳东北特别受人尊敬。人称仁义老人。可他家越发越发财,到黄晓仁这代信阳东北这一代都是黄家田地。故有信阳民谣:“一出东门数老黄。”

  黄晓仁生有五子三女,到中华民国时黄晓仁的嫡亲后代已达五百多人。

  大黄院黄家和陈湾陈家世代交好,这种交情已延续三百多年。

  为不忘本,大黄院黄家,自黄晓仁起,每年过年就把黄大夫妇穷时穿的破衣服、要饭棍、要饭碗都供在供桌上。由此成习,黄晓仁爹娘穷时遗物成了传家宝,代代人都要记住先人的苦难,以告诫后人虽然富了,一定不忘先人受的苦难。

  公候五世而斩,再兴旺的家族逃不过这个定律,就如信阳俗谚所说,贫穷出勤劳,勤劳出富贵,富贵出娇龙,娇龙出毛虫,毛虫出龟熊。世事正是这样,贫穷时为摆脱贫穷只能靠勤劳了,勤劳造成了富贵,富贵了就要娇惯孩子,这就是娇龙,娇龙型的人养的孩子很少有成事的!多是败家精——毛虫。毛虫养的孩子多是龟熊。这也是世情的圆周率吧!到中华民国,黄晓仁的后代多是富豪,他们忘记了祖先在穷困时受的苦难和凌辱和创业的艰难,忘记根本。忘记了祖训,反而为富不仁,欺压穷人,更甚者残害穷人,剥削穷人。做下许多丧天富理的事,到共产党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时,1950年剿匪反霸和镇压反革命运动,大黄院黄晓仁的后人有不少人被判极刑、镇压。我写这个传奇故事后很有感触,赋诗道:


富没苗来穷没根,贫穷富贵在修行。
所幸穷途遇长者,终使富贵似云蒸。
要立不败积福德,欲得人心休欺贫。
不要自恃泼天富,一旦失德化浮云。


  大黄院就是今天河南省信阳市平桥区九店乡大黄院村。

来源:平桥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