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 会员企业 >> 企业展示企业展示

黄裕泰酱园的兴衰

发表日期:2011-01-12     发表人:黄氏     浏览量:2583

         作者:黄 彬、黄天利、黄天法、黄天贞(黄裕泰酱园第三代)口述
     时间:2007年1月19日 转自:hxb30个人博客
     地址:
http://hxb30.spaces.live.com
     荆门解放前,拾回桥黄裕泰酱园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工商大户,颇著声誉。这份兴盛的家业并非祖传,而是由一个一贫如洗的小帮工经过数十年的惨淡经营,艰苦创业而发展到雇有10余个帮工的大商家。其经营发展的过程,对后人不无借鉴。
    “黄裕泰”创业者黄元茂,字松圃,原籍咸宁县茶地铺(今咸宁高桥区茶地乡),清咸丰、同治年间(约1860年)出生于普通农家,幼时家境贫寒,食难果腹,衣不遮体。茶地铺山村地处穷乡僻壤,人多田少,当地老百姓世世代代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辛劳耕作,难以温饱。少年时的黄元茂想,困守在这穷山乡,怎能有出头之日。
    光绪初(约1878年)18岁,他借得本家叔父的一件旧长衫和一把旧雨伞,浪迹他乡。经同乡介绍,在石首县条关镇一家酱园当学徒。由于忠厚老实,勤奋好学,深得老板赞赏。三年师满参师(被老板留用当师傅),更是扎实肯干,手艺日趋精深,老板愈加重用。后由于技艺高超,名声远扬,被荆沙悦来酱园老板相中,高薪聘请。他戆厚老实,倍受器重。
    三年后,光绪十一年(1885年)被老板委派到拾回桥产品分销处(旧址在今农具厂)执事。他善于经营,生意很兴旺。
    后来,老板家境衰落,入不敷出,债台高筑,难以支持门面,便将拾回桥分销处的资产连同存货物盘顶给黄松圃,言明分期偿清。这些资产只作价大洋两百余元,这为黄松圃独立门面创业,提供了难得的机缘。
    1887年以后的几年中,黄松圃凭着经营得体和克勤克俭,生意日趋兴旺,盈余逐年增加。他逐年制作了一些酱园作坊的生产工具,增添了生产设备,采购了一些原材料,并雇一名帮工,开始小规模自晒酱油和其它酱品,开始自产自销,从此定居拾回桥。
    此时,他已具备了独立门面的条件,打出“黄裕泰”酱园的招牌。几年后,生意越做越红火,又兼营杂货,业务大有发展,分设了“茂记”、“盛记”、“长记”、“久记”四个店铺。因鄂南、鄂西、河南等地的茶叶、烟叶资源丰富,他又派专人到宜都、建始、施恩、河南邓县等茶叶、烟叶产地直接进货。经营规模进一步扩展,雇工随之增多。黄氏对雇佣人员分有师傅、先生(店员)、徒弟等级,各有各的待遇。对雇佣人员要求很严,如不称职,则到年底算清工钱,在吃年饭时,请其坐上座(意在辞退,是当时老板表示辞退帮工的做法)。
    民国15年(1926年),“茂、盛、长、久”四店生意异常兴隆,黄裕泰酱园家底雄厚,以一万银元购得聂家房屋一栋(现下杂门市部),将原来分散的烟丝铺、茶叶铺集中此处经营。黄松圃特别重视酱园的经营。他看到当时荆门甚至邻县都没有一家象样的酱园,便在新买的房屋内重点建设酱园,添置大小酱缸两百余口,酱园作坊生产所需的工具和设施齐备,制作酱货品种多达十余种,当年生产,次年销售(产销隔年),保证了产品质量,扩大了销路,维护了信誉,不仅销售荆门境内,还远销阳远安,名噪一时。
    黄松圃有四个儿子,次子黄自佳、幼子黄自恩精明强干,能说会道,善于交际;长子黄自修、三子黄自国忠厚老实,精通业务,善于管理,在黄裕泰酱园的创业史中,都是得力骨干。后来,黄松圃年事已高,精力不济,于是次子主事,长子理财,三子管理作坊生产,幼子联系业务。他们经营灵活,管理有序,业务大有发展,财产巨增,为黄裕圃发展的全盛时期。全店雇工连同自家子孙,从业人员共20多人,年产酱油约15万斤,加工茶叶、烟丝各3万余斤,杂货营业额达10万余元。黄氏派三子回咸宁老家兴建住宅,三年后,在瓦庄畈盖起4千平方米面积(包括两边的大院)的大住宅,当地称之为“大新屋”,这在当时咸宁农村是少有的。
    民国20年(1931年),主事的次子亡故,改由技术精深、扎实肯干的长子主事,生意照旧兴旺。
    黄松圃创业数十年,始终不离忠厚老实、勤奋好学、生活朴素、勤俭持家的本色。到了晚年,虽说是儿子主事,但仍日夜操劳,出谋划策,常与作坊师傅研讨生产技术。他每天早起晚睡,天不亮就催人起来。平时生活节俭,店中吃饭都是四菜一汤,每月二次牙祭(刨烟师傅则为四次)。他很好客,来客加餐,从不吝惜。他一生除了有时喝几口洒,没有其它不良嗜好。一次,陪朋友打小牌输了几百钱,三天不吃早点,以示对自已的惩罚,并从此发恨一生不再打牌,也严格禁止子孙打牌赌博。有一次,店员黄自珍在外面打了牌,他便罚跪,以示惩戒。店规家规都很严,帮工犯了店规轻则教训,重则辞退。眷属、子孙从业人员不准进铺房,贵重商品如山西汾洒、西湖龙井茶叶、甜独蒜等不准随便取食。经常告诫子孙不可大吃大喝,任意挥霍。他拥有如此巨大的家产,但在他众多的子孙房里没有象样的家具摆设。为了告诫子孙,他特地请当地著名的书法家谢元礼(即谢庚堂)书写一幅“祖业备尝艰苦,子孙永戒奢华”的对联挂在中堂两边,可见用心良苦。
   “黄裕泰”后来因社会混乱,时局动荡,逐渐衰落。30年代初,荆南一带大小土匪多如牛毛,到处横行。其中最令人侧目的要算李凤山,约有1千人,马5百余匹,在荆门、当阳等地流窜到处拉役派款,拦路抢劫,绑票勒索,危害群众。黄松圃1929年被李凤山部绑架,为时数月。李凤山说:“我们拉来一个金菩萨,要好好服侍他,以后咱们都有好处。”后来,黄家以5千银元和表链3根,戒指、镯头、簪子等30余件金首饰赎回黄松圃。一年后,黄松圃的孙女婿蔡茂林和店员张员和又先后被当地小股土匪绑架,花去了千余银元,才将人赎回。这是黄裕泰在经济上遭受的当头一棒。
    1940年日军侵占拾回桥后,施行经济封锁,对工商大户大肆敲诈勒索,加上原料难购、产品难销,生意开始箫条。这时又家出逆子,吸毒成瘾,几杆烟枪吮吸积蓄,致家境逐渐衰败。
    1943年,黄松圃病故,黄家大办丧事,宴客百余桌,不受亲奠仪礼,葬后不久,日军到处掘坟取棺烧火,为防不测,又启墓将灵柩运回家暂厝于后院的阴棚里。1945年日军投降后,才又改葬在殷家湾。黄家两次举办葬礼,耗去资财大半,固定资产不到5千元,流动资金不足3千元。为避免坐吃山空,彻底破产,黄家四兄弟分家,老大、老二回咸宁务农,老三、老么继续经营酱园、烟丝铺,三房沿用黄裕泰招牌,在原处经营,四房启用“裕泰祥”招牌另立门户。由于时局不稳,战乱四起,经营艰难,生意平淡,一直到1949年解放。
     1956年后,在对私营工商业改造运动中,黄裕泰、裕泰祥积极响应人民政府号召,参加公私合营。两家所有固定资产和流动资金(约3千元)全部折股合营,过渡到供销社。至此,黄家酱园的兴衰史翻完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