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姓之源

 

 

搜索
黄姓之源 广场 文章典籍 追忆先祖(四):浦东黄氏探究
查看: 1566|回复: 0
go

追忆先祖(四):浦东黄氏探究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1-1-12 08:58 |显示全部帖子
                        
    对于祖父黄钟良的追忆写了第一篇,仅是拾起些记忆的碎片,要勾画出祖父的全貌,有很大的难度,因为没有太多的资料。我通过各种渠道在收集关于祖父的资料,期望不久以后能写下续篇。
    我找到鹿鸣关于浦东高行黄氏的一篇文章,特辑录下来,以飨博友。
                                                

黄氏流迁树百年
作者:鹿鸣

    浦东高行的黄家是一个大家族。黄氏本为北人,随宋高宗南渡而至临安,后隐嘉定,再迁清浦场(即今浦东高桥),至17世纪30年代左右有一支定居于浦东高行,逐渐枝繁叶茂,并以此为基再辐射、弥散至浦东各地。
    一般而言,古代的乡野村民,战乱摧残、灾害袭击、豪家压榨、人口日繁,都可能推动他们析房分支,走上异地另觅家园之路。今天广泛存在的乡村村落,正是基于上述多种合力作用而形成;广大的荒僻地域,正也是得力于这些移民的垦殖得以开发和繁荣。浦东全域的开发即是如此。黄氏迁居高行,以贸易起家,渐至殷富,200多年间,多有仕进之绩,工、商、农业也各有发展。伴随浦东地域开发的日渐深入,黄氏的子孙后代们也携着各自的营生渐散至浦东各地,至《黄氏雪谷公支谱》以下简称《支谱》成书时,居浦西、新场、大团、川沙、南汇、大场、周浦等处者,“恒以百计”。据传,浦东“黄楼”地名即由高行黄云师得当地华氏凤梧堂而来。根据《光绪南汇县志》记载,黄云师在得到华氏凤梧堂后,添建房舍,渐成市镇,促成了黄楼一地的繁荣。在高行本地,黄氏一族也多有贡献。筑路、造桥、浚河,不惜钜费;黄家湾、黄公道即以此得名。对乡民也慷慨尚义,不吝救济,此类事迹累见《支谱》。虽不能避溢美之嫌,但其功绩也可见一斑。
    在这200多年间,形势万变,也给黄氏一族带来了不同的命运。太平天国起义一度毁了高行南镇老宅,居此的黄氏子孙不得不另觅新居。他们中间,有的重建了老宅,有的则长久地离开了。近代工商业的兴起也给黄氏子孙带来了新的选择,有的寄居上海,当起了学徒,走上了从工从商之路;有的走进新式学堂接受新式教育,当起了教师,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总之,他们都凭借自身的实力,努力适应时世,谋求生计和发展。所以,翻开一部《支谱》,越到近世,黄氏一族散居的地域越广,从事的行业也更多了。医药、米布业、南货、洋广货、水作、地货、花行、漆业、高等小学校,都有他们涉足的痕迹。
    一般而言,为着慎终追远、凝聚人心、振兴家族,支系较多而又居于一地的宗族,大都有修谱造牒、建祠立社之举。经历了近代社会巨大变化的黄氏一族,也不能例外。他们虽基本居于上海,但不畅的交通、世道的艰难、支系的繁多,毕竟阻隔了大家的消息相通,家祠也不能得到很好的祭祀。为此,族中的一些有志整顿族务的忧心之士组织纂修了《支谱》,并借此机会组织族人成立了雪社,联络感情,相互扶助,保护族中公产,并筹划族中公益。他们明确地指出,“雪”之义在于“洗濯吾黄氏为数百年之旧家积累深厚子孙或有不能继承先志者”,又为“皎洁”之义,指“心地光明,洁身自好,乃为人格高尚之国民”。他们认为国力强大,在于高尚的国民竞争进化而致。因此,由黄炎培(任之)手订的雪社社约充分吸收了新思想新事物,它要求社员“确守职业谋生计上之自立”、“处世必要之常识”;教育子女至少完成义务教育;设法扶助孤独衰废无力求学或存活者;力倡风俗婚丧节俭;维护保管公产,等等。在这样的怀抱下,新风气新习惯依凭传统习俗,竟是如此奇妙地对黄氏族人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并渐次地作用于浦东各地。
    根据1922年纂修的《黄氏雪谷公支谱》记载,在今浦东高行南镇老赵家沟北侧雪谷公墓地周围,有灵眼7株。翻检史籍,知“灵眼”即“银杏”。在今大致可知的黄氏聚居地范围,仅有两株银杏还顽强地活着。
    南行镇西侧的老杨高路现已改名为金高路。黄家老宅现存的两株银杏树就耸立在路的东西两侧。路西侧的一株,高16米,胸围2.6米,根围3米,树冠径3.5米。路东侧的一株已被一小工厂围住,其高15米,胸围2米,根围2.3米,树冠径5.5米。两树被市园林部门列为第0266号和第0267号受保护的古树名木。
    作为起源于东亚古老的孑遗树种,银杏一直因其高大挺拔、伟岸峻茂、长寿不衰,以及其叶片的洁净素雅,而予人以多般想象,又成为多子多福长寿富贵的象征,广为骚人墨客吟诵,也深受乡间居人膜拜。所以,在中国古代的广袤乡野,银杏遍植,它们见证了一个个地域社会和一个个家族村落的历史变迁。浦东高行赵家沟侧的这两株银杏,同样见证了黄氏家族200多年的故事和此间的浦东变迁。
    如今,黄家老宅院已不复当年面貌,原老的赵家沟早已填平成路,仅在金高路西侧存留一小段。黄家人也大多离开了老宅,奔向各自的前程。两棵年逾200的银杏树却依然端直而庄重地耸立在那里,尽管所处之地是那么逼仄,甚至跻身于工厂的墙角,失去了从容与葱茏,但仍一如往昔,默默注视着这一切,见证着这块土地上的人世变迁。
                                  转自:南行的BLOG地址:http://blog.sina.com.cn/nanhanghuangjun

Archiver|黄姓之源 ( 豫ICP备11016825号 )

GMT+8, 2017-11-18 12:17 , Processed in 0.038524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